专栏

[专题] 上班的艺术家,下班的程序员,不断电的网络

龙星如

文/特邀主编:龙星如

NEW INC.

距离“九个夜晚”发生的街区(New York’s 69th Regiment Armory)空间上2.8公里,时间上44年,在纽约曼哈顿下东区有一座裹着亮白色镀铝外壳的大楼,这栋楼延展出来的部分,活跃着一个小型“艺术孵化器”:New Inc,艺术家、设计师在这里“上班”。和所有的商业孵化器一样,New Inc提供场地使用和专业研发支持,甚至包括给入驻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提供融资、众筹和路演方面的培训。用New Inc自己网站的话来说,这个机构希望孵化出来的团队有搭建“可持续发展模型”的能力。

爱德华·尚肯(Edward Shanken)在“发明未来”(Inventing the Future)中,提出第二股艺术与科技合作浪潮是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和随之而来的世界经济转向应运而生的。诚然,电讯系统的话语体系融进了被称之为“网络”的新池子,媒介观念和技术观念的演变也导致科技与艺术合作出现新的面貌。曾经一度以地下状态存在的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荷兰V2_动态媒体实验室(V2_Lab for Unstable Media)等“飞地”有了自己的正史。相较于六七十年代相对更依附于企业实验室的局面,通过“飞地自治”获得一定话语权力的科技艺术有了更灵活的入口和出处:艺术节、专注于科技艺术展示和收藏的机构、硅谷科技公司和各种尝到“科技感”甜头的商业展示。这个群体虽然没有“企业实验室”时代的集中爆发,但获得了包括非单一的发起者,清晰的商业目的(有些资本甚至直接来自于公司的推广和游说支出),较为标准化的赞助程序,更多线程的工作状态和更不受圈层束缚的投放机制在内的新形式。

4M4C9489

NEW INC 是一个供人们在艺术、设计与科技间跨界工作的孵化器.

或许一直以来更有趣的都并非这些艺术与科技合作所呈现出来的状况(结果),而是后台和前情。如果说对六七十年代来说,“技术内部问题”作为某种前情存在,“企业实验室”的研发环境和对科技抱有乐观主义的机构提供了某种后台的话,在信息高速公路铺设好之后,我们面临的前情则更加复杂——其中一部分也来自作为动态技术装置和社会进程的当代互联网,用格拉汉·哈伍德(Graham Harwood)的话来说,“一个优美的怪兽”。当我们今天提到“科技公司”,背后所象征的意识形态已经从电讯技术跨越到了互联网(哪怕今天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讨论甚嚣尘上,它们都还没有偏移互联网的基础结构),经济上也从贝尔模式跃迁到了硅谷模式——这或许是New Inc等新的科技艺术生产逻辑出现的最大前情,用New Inc的总监朱莉亚·卡甘斯基(Julia Kaganskiy)的话来说,“数字文化曾经是很‘利基’的,小圈子的,而今天数字文化是流行文化。”

2013年,LACMA宣布复苏“艺术与科技实验室”项目,加入进来的公司包括谷歌、埃森哲和英伟达,这些公司宣称会为艺术项目提供顾问服务和技术支持。目前位于诺基亚旗下的新贝尔实验室和Rhizome启动了艺术家驻地项目,谷歌也在十多年来一直在当代“艺术与科技实验”中扮演活跃角色。今天的艺术家如果想要进行与科技有关的创作,他可以去申请科技公司的驻地,可以从开源社群中获得开发资源或者付费给程序员帮忙做技术实现,可以在遍布全球的科技艺术机构中获得展示机会,偶尔还能走进美术馆和画廊。看似更为完备的行业基础设施里,却仍然有着种种无法闭合的链条。如果说六七十年代的艺术家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合作”,今天的艺术家面临的选择似乎是在春笋涌现的合作模型里“如何选择”,以及在具体的工作中“如何创新”,更进一步说,如何警惕技术公司资金和资源背后的固定话语体系。

4M4C9263
4M4C9372

NEW INC 是一个供人们在艺术、设计与科技间跨界工作的孵化器.

“孵化器”模式所提出的让艺术家建立自己的可持续发展模型,似乎是一种很切实的考量——科技艺术相关的从业者,是否势必找到一种可以在艺术、科技和商业世界都能生存的方法?早在1953年,德怀特·麦克唐纳(Dwight Macdonald)就用了一个经济学隐喻来描述当时的大都会博物馆和MoMA,他认为前者是“靠收租生活的资本”,而后者是“企业家(entrepreneur),靠自己的本事活着”。在真正的创业世界里,初创公司如历史学家吉尔·勒坡(Jill Lepore)所言,象征着一种“颠覆性创新”(Distruptive Innovation)力量,一种和大型科技经济实体之间的不对等作战(asymmetrical warfare)。孵化器也意味着浪里淘沙:被投资回报激励的创业公司,按照增长逻辑运转,层叠不穷地涌现,而独木桥上剩者寥寥。事实上,New Inc本身更像是一个共创空间/联合办公空间,它所提供的更像是“创业服务”而非直接的创业资本,从而在美术馆系统里发明了一种带有硅谷色彩,但仍然定位暧昧的通路。

New Inc坚信自身的实践是“孵化器模型”在文化语境里的扩展,一方面,值得庆幸有一部分艺术家可以通过这一路径“靠自己的本事活着”,另一方面,是否也需要考虑按照创业公司的管理方法打磨科技艺术的实践者,是否会让天平愈发向硅谷模式所隐含的价值体系倾斜?这些都是New Inc的实践提出,但在短短五年之内,还不构成完善回应的课题。

20140923__53A9991_2482+x+1655+copy
NEW+INC+Space+2

NEW INC 是一个供人们在艺术、设计与科技间跨界工作的孵化器.

相关人物

龙星如

活动及展览与项目
项目 UNArt 2020 第三期:系统演绎 2020.12.22-2021.01.31
查看更多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www.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