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维静13
项目

UNArt 2020 第三期:系统演绎

策划人 龙星如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贝尔实验室,被认为是“计算机艺术”实践的发源地。来自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充裕研究经费,使得这家企业实验室成为了研究者的天堂,也激发了科技与艺术的合作。

时至今日,科技艺术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它的发展也是技术演化的映照: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电讯科技和电视媒体,到九十年代互联网兴起,再到21世纪计算机产业和基础科学的新一轮演化。

科技为什么需要艺术?反过来,艺术为什么需要科技?在这一双重问题之下,隐藏着的可能是一个日常生活的变迁。科技早已不再局限于实验室,而艺术也从未被受限于博物馆或白盒子空间。生活数据,智能管理,超生产,注意力经济,加速的一切,媒介景观,沉浸体验,乃至梦境等,日常生活难道不就是那个科技与艺术之间最真实的相互激发与渗透的实验地带吗?

《UNArt 2020》第三期,以“系统演绎”为主题,特邀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方向研究员龙星如,从科技与艺术的合作演绎角度,梳理科技艺术的交叉机制,探问合作的多样可能性。

 

NEW+INC+Space+2

NEW INC is an incubator for people working at the intersection of art, design, and technology.

在本期专题中,龙星如梳理了三种机制:一个是以贝尔实验室为例的“企业实验室”;另一个是以New Museum在2013年推出的“New Inc”,号称世界上第一个为艺术、设计和科技而生的museum-led艺术孵化器;还有一个是蛇形画廊今年发布的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latform),试图在画廊内部建立一套“研发系统”,并为艺术与科技交叉的机构提供名为“未来艺术生态系统”(Future Art Ecosystem)的研究报告。

就像New Inc相关负责人所说,科技与艺术的合作之所以越来越重要,是因为创造力在跨学科协作和技术的创意应用领域发挥着非常独特的作用,尤其对于那些在探索新技术、新应用以及新的发展模式的公司来说,发展前景的未知和不确定,更加需要与社会沟通,也更加需要多学科的交叉协作。很多时候,摆在科技企业面前的难题,不是资金或技术本身,而是面对日常生活的创造式应用。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甚至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恰恰可以提供更多创见。

图片 4

图片由Furtherfield惠允,2019年。

本期“国际空间站”栏目专访了蛇形画廊R&D项目的首席技术官本·维克斯。在访谈中维克斯直言不讳:硅谷内部存在严重的想象力匮乏……那些强有力的人正在持续提出许许多多大胆的主张,塑造并构建了今天的技术。但如果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却匮乏想象和远见,那么开发的新系统跟租车送餐软件没啥两样!科技和艺术值得干点点更有意义的事儿。这也是科技为什么需要艺术的一个原因。

科技需要艺术,反过来说,艺术也需要科技。《UNArt 2020》第三期对话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方向教授费俊。

在费俊看来,今时不同往日,艺术生态已经不可与当年白盒子里的艺术同日而语,洁白无瑕、四四方方的物理空间无法装载日新月异的今天,艺术和大众互相走近、新媒体技术四通八达、科学技术深入到日常生活纹理。科技艺术的混合场域,把人从单纯的虚拟世界拉回来,反制碎片化的虚无,提供了混合虚拟和现实的新视角观察点,让人处于一种兼容虚拟和物理的混合现实之中,重新构建和现实世界的链接。这是一个积极的实践。

本期“实验室”栏目分享了科技艺术领域中,艺术家与院校机构以及科学家合作实践,介绍了艺术家陈逸云、纪柏豪、施政、武子杨和徐维静的工作。其中,陈逸云的工作尤其能说明交叉领域中艺术家的工作究竟是如何展开的。曾担任西澳大学SymbioticA生物艺术实验室客座研究员的陈逸云,在2013年与帝国理工学院合成生物学的科学家合作,完成了生物技术合作设计项目《Blueness Recycler》。在这个项目中,艺术家与科学家合作,通过人的唾沫来检测人们的抑郁程度,并将其定制成为安慰剂。

陈逸云的作品

Blueness Recycler 2013

唾液可作为一种检测身体状态的诊断用介质,成分也受心理状态影响。例如抑郁症患者的唾液皮质醇水平较高,研究表明唾液可用于建立诊断多种心理状态的实验模型。同时,唾液的成分也可反向作用于心理状态。在医疗中,人体产物是身体状态的重要指征,而人体产物用以入药治疗在中西方又具备悠久历史。它既是身体的产物,也成为身体的产品,构成了身体使用的循环,是人体自交互的一环。

陈逸云先后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新媒体设计系,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交互设计系,并曾于上海中医药大学学习过医学。她以思辨设计为手段,使用影像、插画、物体、装置等的综合媒介,试探新兴科技与日常生活的关系。陈逸云当下主要着眼于设计、人文、医疗的交叉领域,关注在健康与病痛这两种状态转换下的身体,以及个体的疾病心理和行为、社会文化因素对身体态度的影响。

创造力循环图

艺术与科技专业“创造力循环图 ”| ©中央美院设计学院CAFA

不管是科技需要艺术,还是艺术需要科技,交叉领域的协作,对于科技工作者、研究者和艺术家来说,需要一个可行的对话与合作机制,同时也需要持续的驱动力。就像费俊教授在访谈中提及的,科技与艺术之间,最理想的协作方式应该是在理念、思维和工作方式上有所碰撞,既保持各自的价值,同时也处于互相赋能的有机关系里。

主创人员

出品人:林薇

主编:谢雯

特邀主编:芬雷,蒋斐然、刘畑

执行编辑:刘加,李汭璇,沈冰、赵玉

校对:curaxuan、LLC

翻译:胡也,蒋子祺,周琳,张侃侃

本期概览

专题:系统演绎

探讨艺术与科技的交叉机制。科技艺术的发展也是技术本身线索的映照:从六七十年代的电讯科技和电视媒体,到九十年代互联网兴起,再到21世纪后计算机产业和基础科学的新一轮演化。

文 / 特邀主编:龙星如;编辑:刘加

8500个工时:玻璃大厦里的艺术幽灵

上班的艺术家,下班的程序员,不断电的网络

美术馆里的R&D:未被定论的语境和未来艺术生态系统


 

跨学科协作要为各个学科都产生价值,才会形成一种可持续的驱动力。

采访嘉宾:费俊;编辑:刘加

费俊专访:跨学科协作要为各个学科都产生价值

国际空间站:蛇形画廊 R&D

执行编辑:龙星如,赵玉 翻译:张侃侃

R&D 访谈:转变已经开始:关于未来艺术生态圈

项目简介:蛇形画廊及其研究开发平台

202101091959151de089b5

进入《UNArt 2020》微信小程序阅读精彩内容

UNArt 2020,关注艺术创新探索,聚焦全球前沿动态
致力成为连接科技、艺术与教育的国际交流平台。

主管单位:上海浦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UNArt 艺术中心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www.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